鄔賀銓: 5G是中國數字經濟時代的重要引擎

2019-06-26 08:48 來源: 中國信息界智庫
瀏覽量: 收藏:0 分享

  近兩年,關于我國要發放5G商用牌照的傳聞此起彼伏。6月6日,終于“官宣”“石錘”了:工業和信息化部宣布正式向中國移動、中國電信、中國聯通和中國廣電發布第五代移動通信技術(簡稱:5G)商用牌照。標志著我國正式進入5G時代。

  進入5G時代,我們的生產、生活會有什么改變?5G來了4G怎么辦?5G時代遇上數字經濟會產生什么樣的化學反應?5G商用對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有什么樣的推動?我國5G的商用會打開什么樣的國際合作新局面?5G來了,6G還會遠嗎……帶著這些問題,《中國信息界》記者專訪了業界權威——中國工程院院士鄔賀銓,希望他幫讀者答疑解惑的同時,他的見解可以為我國實現網絡強國、數字中國、智慧社會指明方向。

  《中國信息界》: 6月6日,千呼萬喚的5G終于出來了:工信部正式向中國移動、中國電信、中國聯通和中國廣電頒發了5G商用牌照。那么,5G來了,4G怎么辦?我們的生產、生活會有什么改變?

  鄔賀銓:5G商用一定從城市的熱點地區開始,然后再擴展對城市的覆蓋,并延伸到周邊的地區,要達到4G現在的覆蓋范圍還要有相當長的時間。4G商用多年,截至目前,還沒有達到100%覆蓋的程度。而5G剛頒發商用牌照,不可能短時間趕超4G的覆蓋率。中國5G提速還有諸多瓶頸,芯片和操作系統等基礎核心技術需提高自主可控水平,毫米波頻段的產業差距需盡快彌補,毫米波頻段原已分配的其他應用還需要協調,以便為5G騰出頻率空間。因此,5G要大規模商用,預計還需要8-10年時間,4G依然很有市場。另外,除了技術之外,5G商用也與資費模式有關,一個讓百姓接受的資費價格是大規模商用的前提。

  至于5G的到來會對我們的生產生活有什么影響,其實,5G也好,人工智能也好,這些都既有面向消費者的部分,也有面向產業的部分。面向消費者,中國有14億人的市場,人們總是要衣食住行的,需求永遠都存在,而且需求是無止境的。根據馬斯洛模型,人們不僅限于衣食住行,還有更高的精神文化的需求。消費互聯網不僅是買東西,還有教育、養老、醫療、文化等,而這部分需求通過5G更好的高帶寬,可以讓智慧城市、智慧醫療、遠程醫療、智慧交通、運程在線教育等真正得以實現,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的更高需求。

  原來有個提法說“4G改變生活,5G改變社會”。社會上不止消費,還包括產業。未來5G更重要的應用,應該是產業上的應用。

  《中國信息界》:您提到產業是5G 更重要的應用,那么,哪些產業是5G的應用場景?另外,十九大之后,大家都提數字經濟時代,現在5G時代出來了,您認為,5G時代與數字經濟時代會產生什么樣的化學變化?

  鄔賀銓:移動通信的發展從1G到4G都是面向個人的通信,但5G不僅帶來更寬的帶寬、更高的速率,5G更大的發展在于它所定位的應用場景、產業應用和大量未知的應用創新。

  5G的產業應用場景主要應定位兩類:一是低時延、高可靠。主要面向的應用目標是高鐵,未來要保證500公里時速下流暢的通信。另外是實現車聯網,將來利用5G幫助我們避免高速公路上的交通事故。此外,現在比較時髦的VR、AR,虛擬現實、增強現實,不僅依賴于高帶寬,還要延時少,未來AR、VR蘊藏巨大的產業應用;二是低功耗、大連接。5G的目標是一平方公里支撐100萬個傳感器,物聯網節點能連到網上,這是非常高密度的大連接。在節點上,之所以要面向物聯網,這是為了適應工業4.0、產業互聯網、智慧城市等需要的大規模的傳感器。而現在的物聯網一般都是碎片化的,未來智慧城市需要實現大片連接,5G可以支撐起這類連接。

  除此之外,5G可能還會有很多創新應用。就比如在3G時代,沒人會想到微信會在4G時代被如此廣泛的下載使用。同理,在5G時代將會誕生哪些超級應用也未可知。但是,未來5G不僅要適應人的通信,一定還要適應工業互聯網、物聯網的發展。目前,5G的工業應用還將面臨挑戰,挑戰的不是技術難題,而是行業間的壁壘,需要垂直行業的緊密合作。另外,對于運營商來說,之前的業務主要面向廣大用戶,具有共性特點,而未來發展5G工業應用,將面臨著不同行業乃至同一個行業的不同企業,都有著個性化的訴求,因此,需要提供個性化服務。

  對于數字經濟時代,其實,從一定程度上講,網絡的質量和速度決定著數字經濟發展的質量和速度。因此,不論是從對網絡質量和速度的影響,還是創新應用來講,5G都將是我國數字經濟重要的新引擎,對我國經濟的貢獻和國家的影響十分可觀。有咨詢公司預測,5G到2035年將引領全球經濟產出增加4%,規模高達12.4萬億美元;如果將這一數字換算成GDP,那么就是全球增加值新增7%;全球5G產業鏈將創造3.5萬億美元的增加值,同時創造2200萬個工作崗位;預計從2020年至2035年間,5G對全球GDP增長的貢獻將相當于與印度同等規模的經濟體;到2035年,給中國經濟帶來約1萬億美元的增長,增加就業大概1000萬人。

  《中國信息界》:您談到未來5G以工業應用為主,在發展數字經濟、建設網絡強國的進程中,我國一直非常重視工業互聯網建設,您認為,未來我國互聯網的方向是什么?工業互聯網該如何發展?

  鄔賀銓:中國用了25年走過了發達國家50年互聯網的發展歷程,但“50歲”的互聯網面臨著“中年的煩惱”。2018年年底,中國互聯網普及率約60%,移動互聯網占網民比超過98%,人口紅利漸行漸遠。目前VC/ PE(風險投資/股權投資)已不看重向App類項目投資,移動互聯網似乎風頭不再,前幾年發展勢頭十足的一些互聯網新業態,如某品牌的共享單車,現在活成自己都不愿看到的樣子。

  互聯網“中年危機”的另一面,是社會生活的快節奏激活了網民對短平快新業態的追求,提速降費減輕了寬帶上網的資費壓力,短視頻、小程序、頭條等興起,但仍難當互聯網新業態的大任。此外,我國消費者電商發展領先,但企業電商、文化、教育、醫療、養老、旅游等的發展滯后,是互聯網下一步發展的機會,但需要新動能和新模式來破解難題。

  而被看作是互聯網下半場的工業互聯網目前剛起步,其新動能還不足以彌補消費互聯網動能的減弱,現在正處于互聯網發展的新舊動能接續期。

  而目前工業互聯網的發展還面臨很多挑戰:第一,工業互聯網中的企業具有個性化,不像消費互聯網具有很大的共性,不易統一管理;第二,消費互聯網面向全球,易于標準化。但是工業互聯網中的企業內網連接設備多樣,標準化難度大;第三,工業互聯網門檻高,工業互聯網涉及的生產設備多種多樣,業務鏈條長、模型復雜;第四,工業互聯網在性能上有更高的要求,需要快速響應、高可靠和安全性兼備;第五,工業互聯網還需要大量的資金和既懂技術又懂企業生產流程的人才。

  雖然存在這么多問題,但是并不意味著工業互聯網現在就不能啟動。工業互聯網的全面實現,是一個長期的過程,但是任何企業都可以從任何階段啟動數字化轉型的工作,以管理創新和技術創新并重來應對發展中的挑戰。

  發展工業互聯網要有新的思路。互聯網的靈魂是創新,對工業互聯網、消費互聯網都一樣,但是并不等于消費互聯網的模式思維完全可以用到工業互聯網上。首先,實施主體不一樣,工業互聯網需要更多的細分領域的龍頭企業支持,發揮主體作用的還是實體經濟的企業;其次,生態也不一樣。消費互聯網依靠手機、IOS和安卓操作系統,構建一個App Store的平臺,開放的支持第三方App。而工業互聯網缺乏類似的平臺和工業App。所以多數企業認為,工業互聯網看不清、摸不著、叫得響、熱得慢。這其中,原因有很多,傳統企業不夠積極是一部分原因,但是從技術本身來看,還未做到完全支撐工業互聯網的發展。除了最基本的技術支撐條件,還要滿足工業互聯網的發展要求,這其中有很多的優化工作要做,特別是跟工業的技術融合。

  5G將在工業互聯網領域發揮很大的助力作用。到2035年,工業互聯網會占5G整體收入的80%。進入5G時代,工業互聯網需要與物聯網、大數據、云計算、AI等相結合。現在我們已經可以看到一些5G在工業互聯網的應用,比如:南方電網利用5G承載電網的配電業務;青島港成為全球首個5G智能碼頭;荷蘭殼牌煉油廠采用5G機器人巡檢油管;瑞典沃爾沃建筑公司應用5G遙控深井作業;商飛利用“5G+AR”輔助飛機裝配等。

  未來,5G、人工智能、大數據、移動互聯網、物聯網及云計算等的協同融合將點燃信息化新時代的引擎,為消費互聯網向縱深發展注入后勁,為工業互聯網的興起提供新動能。

  《中國信息界》:近年來5G一直是國際性焦點,據悉,韓國、美國等發達國家已經早我們一些時間開始了5G商用。您認為,為什么這么多國家如此重視5G?我國5G的競爭力如何?

  鄔賀銓:全球之所以如此關注5G,一方面在于5G是數字經濟時代的引擎;另一方面在于美國等發達國家感受到5G時代中國對其科技地位構成了挑戰和威脅。

  如果說3G時代,中國才剛剛開始“露頭”,那么5G時代,中國已經在標準化和產業推進方面起到了主導作用,這令發達國家感覺其科技地位受到了威脅。正因為如此,在全球5G商用大幕開啟的關鍵時間節點上,5G成為世界各國競爭的“制高點”。

  韓國比美國提前2個小時發放5G商用牌照,但其開始時只有6個終端,而且它的5G只能提供寬帶,并不能提供5G其他能力;美國5G采用的是高頻段,也叫毫米波頻段。這種傳輸的距離比較短,而且容易受到樹葉、建筑物的影響。另外,韓國和美國的5G網絡基于原來的4G網絡,靠5G的基站與終端得到寬帶的業務,但無法充分發揮高可靠、低時延和大連接等特點,所以效果沒那么好,系統也不夠穩定。

  如今中國5G商用跟發達國家同步。而且,我們的商用條件比美國、韓國等國家都要成熟。這是因為:第一,華為相比其他的供應商,基站更成熟、更輕便、功耗較低。目前,華為5G基站對外發貨已經超過10萬個;第二,華為已經生產終端了,芯片也是自己的,而且華為占到全球5G標準必要專利總數的30%以上,競爭力相當突出。

  5G,我們并不是全占優勢。中國5G領先是在6GHz以下頻段,該頻段的系統和終端都走在了全球前列,而在毫米波頻段,目前我們還是落后的,美國和韓國相對領先。我國5G在特定領域的領先,得益于多年來的厚積薄發,尤其是3G時代的積累。我們在發展3G時,提出了自己的TD-SCDMA標準,但發達國家都因為抵制而不生產相關設備,促使中國從芯片、終端、基站、儀表乃至網優軟件做起,從而為移動通信產業鏈的建立打下了基礎。3G時代的積累,證明了中國不僅可以提出技術創新的方案,而且也最終能夠實現,極大地鼓舞了創新的士氣,相應的也為5G的技術積累、產業培育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另外,中國擁有非常大的移動通信市場,也是中國5G得以領先的重要原因。巨大的市場帶動了移動通信產業的整體發展,成就了今天在全球通信設備制造領域排名第一的華為以及其他諸多在市場上領先的終端公司。與此相反,國外昔日的通信設備制造巨頭們,紛紛在新一代信息技術變革的過程中失去了領先位置。

  美國“實體清單”事件凸顯了5G的重要性,我們既要堅持自主創新,也要堅持改革開放,政府在營造更好的網絡建設環境方面有義不容辭的責任,實現5G產業化發展、建設數字經濟和網絡強國任務艱巨、使命光榮。

標簽:

責任編輯:xuxiangnan
加拿大快乐8走势图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