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益:為什么數字政府市場還需要一個“新身份角色”?

2019-11-12 09:09 來源: 中國電子報、電子信息產業網
瀏覽量: 收藏:0 分享

  有人評論說,中國數字政府建設正在“大單”的路上“一路狂奔”:從長沙市人民政府電子政務管理辦公室公布5.2億元的城市超級大腦項目招標,到廣東政務服務數據管理局的10億元招標,再到東莞發布三年“數字政府”27億元的項目采購,每一個項目的金額都不小。眼下,構建“不打烊”“零距離”“讓數據多跑路百姓少跑路”的數字政府,推進“雙隨機”“一公開”的跨部門聯合監管,推行信用監管和“互聯網+監管”改革,正在中國蓬勃展開。

  “但到目前為止,中國的數字政府建設全局性效果還不明顯,更多的是局部的一些強項、有亮點。”太極股份總裁助理肖益在接受《中國電子報》記者采訪時表示:“要想讓中國的數字政府建設實現全局性突破,需要解決一系列錯綜復雜的問題,根據我們的經驗,很有必要在構建時引進一個新的‘身份角色’”。

  多方入主,用戶陷入“迷魂陣”?

  這些年,國家出臺“互聯網+政務”的相關推動政策,各地政府投入大量資金加快數字政府的建設,廠商們紛紛推出相關的解決方案,為什么數字政府建設全局性效果并不明顯?

  肖益認為無論是政府用戶還是數字化供應商,現在都面臨諸多問題。從政府用戶方面看,一是在國家立法層面,建設數字政府的整體與一些條塊的既有規則存在一定不兼容。比如在推動政務信息資源共享協同或是跨部門數據應用的過程中,會有某些委辦局稱“不是不想配合,而是某一規章制度里面明確規定不能共享”,這有立法層面或者體制層面的歷史原因。二是數據整合缺乏相應的標準體系。這個體系需要涵蓋技術、業務等等,沒有相應的標準就會導致數據難以融合。三是數據融合的背后涉及到采購流程、運營模式以及信息系統架構等的諸多變化。這其中有技術的問題、有心態的問題還有流程問題等。比如系統上云之后安全問題如何控制,過去在非云的環境下,出現網絡安全問題,可以拔網線,“但在云的環境下,涉及多個部門,拔網線還需流程審核,不是想拔哪根線就能拔,因為一拔影響的是一大片。”此外還有很多其他方面的困難,無法窮舉。

  從客戶認知的維度看,存在“盲人摸象”的情況下。肖益表示,因為數字政府的市場機會巨大,“于是做芯片的、做硬件的、做數據分析的、做算法模型的、做承載平臺的,各路廠商都紛紛表示自己是做大數據的。”而事實上,往往單個廠商都只能做數字政府其中的一部分,為了搶到單子,給客戶灌輸錯誤的概念,把政府用戶的眼睛蒙上,讓政府客戶“盲人摸象”。

  這個新角色,最像系統集成企業?

  構建數字政府現在面臨的諸多難題,如何破解?肖益表示,現在數字政府市場需要引入一個“身份企業”,他既懂政府業務、政府流程、政府心態,又懂得IT軟硬件、懂得數據治理、數字整合,他最像系統集成企業。

  為什么不說他“就是系統集成企業”而是“最像系統集成企業”?“因為傳統意義上的系統集成企業,對上是客戶,對下面對的是IT生態體系,面對的通常是一個客戶。而未來的這個‘身份企業’,他既要對上面對政府客戶、對下面對生態企業的負責,同時還是需要向下延伸到數據層面、公共設施層面。這個公共設施層既包括了云平臺,也包括了數據的治理以及運營和服務封裝。”肖益說。而他面對的不是單一客戶,數字政府是一個集群客戶,他要提供的是多場景的服務。

  肖益進一步表示,過去的信息化系統是按照不同部門、不同事情,一個一個進行獨立建設,這必然會形成“煙囪”。那么當我們要推動數字政府,要進行資源整合的時候,需要做兩件事情,一是構建基礎庫、資源池。基礎庫的目的是要在技術層面形成基本數據,比如當我們要識別一個人,身份證號就是一個人的基本數據,無論在工商、稅務還是民政等部門,這個人的身份證號就代表了這個人,即便改名字也沒有關系,基本數據都是它,這是唯一的源頭。二是基于這些線頭建立目錄提交體系。把“煙囪”與“煙囪”之間連上線,使得需要的時候能夠將這些數據兩兩之間或者三三之間進行傳遞,能夠把數據放到一起去為某一件事情做支撐。

  而這一切很像當下業界廣為流傳的業務中臺、數據中臺,它不是一個平臺也不是一個系統,而是聚合和治理跨域數據,將數據抽象封裝成微服務,提供給前臺快速實現業務價值創新。而其中有幾個關鍵要義,其一目標是為了實現“快速敏捷”。其二是要構建的一個龐大的資源池,這個資源池既包含了數據資源也包含了計算資源,各種資源,而且這個資源池是動態的隨技術變化而不斷更迭的,您需要什么就開放給你。其三是不會形成“煙囪”。“簡而言之就是‘抽出、共享、形成敏捷服務’”。肖益說。

  “這個類似系統集成商的新生態角色,或許可稱為‘數據集成’。”肖益說,不管叫什么,但是數字政府產業生態里需要這樣一個新業態。為此肖益談及了不久前與某省大數據局有關負責人對他表露出的困惑,事實上現在各省的大數據局并不代表所有的政府,只是信息化統籌的一個部門,而他們要面對各個委辦局已有的諸多條框規定、各個信息中心不同的信息化系統,同時他們還要面對各種各樣的IT服務提供商,這些IT服務提供商有的帶著技術來、有的帶著資金來或者有的帶著服務來,究竟該如何選擇,究竟以什么樣的路徑、按照什么樣的模式來構建數字政府,他們也感到迷茫。

  所以推動數字政府需要這樣一個新的業態,同時也需要國家或者行業主管部門對于數字政府的推動有頂層設計,對于數字政府構建的流程、內容、標準有相應的規范。

  接下來,需要哪些改變?

  下一步如何更好地推動數字政府建設?

  肖益認為,這涉及兩個維度。一是政府和國家層面對于數字政府構建要有頂層設計,要定義出相關的流程、內容、標準。根據各個地方的探索做出一些可以參照的數字政府模板。比如廣東模式、海南模式、北京模式等等,總結其中的經驗,梳理出其中的邏輯規律。對于數字政府的招投標流程、項目的交付和驗收以及可持續運營和維護,要有可量化、可執行的標準。比如招標中應該包含項目建設要按照什么樣的標準建設、按照什么樣的質量去完成,受到什么樣的監管,誰來執行監管等等。

  數字政府領域應該有新的組成部分、新的業態、新的操盤者,一個基于數據、業務“中臺”運營體系,他們制定標準體系、理性指導大家開展相關工作,圍繞數字政府的數據和業務的需求,建立數據生態體系、業務生態體系。

  二是從產業的維度看,需要有類似“數據集成”這樣一個業態,來擔任承上啟下的角色。而成為這樣的數據集成企業,需要擁有政務領域的基因,要對政府業務有深刻的認知。“通常政府客戶提出的需求,是口號式的、概念化的、方向性的訴求,作為數據集成商,需要能夠將這些口號、概念化和方向性的訴求細化、具體化,究竟這些口號應該由哪幾個部分組成?其對應的數據維度和對應關系是什么?如果沒有這方面的積累和基因,很難知道政府客戶究竟要什么?”肖益說。

  事實上,政府客戶的需求不僅僅是技術的支撐、功能實現,數字政府的實現涉及方方面面。為此,肖益講述了山西構建政務云的故事。

  山西省希望構建政務云、推動數字政府建設,當山西省將項目公開,于是來了很多IT廠商,有互聯網企業,有硬件企業,也有大數據分析企業,最后他們還是選擇了太極公司作為云服務體系構建的合作伙伴。太極是通過將山西省在構建政務云、推動數字政府過程中可能遇到的各種問題,包括操作流程、業務遷移、采購與后期運營等全方位問題掰開揉碎進行解析并提出體系化、能落地的解決方案,而不是只談技術能力不顧用戶實際需要,從而在眾多競爭對手中脫穎而出。在這個體系構建的項目中,太極幫助客戶做很多工作,比如在大目標之下,如何整合不同合作伙伴的優勢,按照怎樣的邏輯進行整合與協同,其中的數據和服務又如何打通,各個委辦局之間和地市之間的數據如何聯通等等。

  “如何把客戶的需求分解成技術的要求,把技術的要求變成一系列的技術伙伴能力,又把技術的伙伴組合起來成為系統方案,同時來控制和統籌構建成技術體系,這是數字政府新業態要承擔的事情,也是目前數字政府市場缺乏的一個關鍵角色。”肖益說。所以數字政府的數據集成企業,它需要有政務市場的行業基因,需要能夠精準了解客戶的需求,同時還要清晰了解哪些是自己可以實現的,哪些是生態伙伴能夠實現的,需要找到和生態伙伴的合作共贏模式。因此,它需要有開放合作的心態,需要與產業生態建立開放共贏的模式,需要構建更好的實驗環境來讓客戶看到可持續運營的效果。

  應該說太極這些年在數字政府市場有很多成功的案例,而且積累了大量的經驗、技術和方法論,了解政府客戶需求,同時正在構建一個越來越壯大的數字政府產業生態。“太極希望未來在中國數字政府市場能夠與伙伴與用戶一起攜手,創造更大的價值,也希望中國的數字政府市場的發展能夠更加良性。”肖益最后表示。

標簽:

責任編輯:xuxiangnan
加拿大快乐8走势图在线 1000炮8座捕鱼游戏机 梦幻最赚钱的临时F 男生说分手说只想赚钱 云鼎彩票首页 在学校开玩具店赚钱吗 黑龙江11选5 情侣空间什么最赚钱 甘肃十一选五 十二肖生赚钱 云南快乐十分 短视频还能赚钱 2010世界杯足球直播 全世界篮球比分网 捕鱼大师破解版 怎样做地图采集最赚钱 福建36选7